郭沛源:“十四五”,CSR该怎么干?

作者:郭沛源来源:商道纵横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10月29日,新华社刊发《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全文,披露了“十四五”(2021-2025)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及二〇三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这些内容勾勒了下一个五年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主要思路。本文从CSR视角,分析下一个五年中,CSR应如何顺势而为、谋篇布局。


图片来源于新华网


目标总览


2025目标和2035目标,总体来看包括:经济实力增强、国家治理能力提升、人民生活美好、生产生活方式绿色转型、对外开放新格局形成等几个要点。2035的目标比2025要高出不少。譬如,在绿色转型方面,2025的目标是绿色转型成效显著、生态环境持续改善,十年后的2035则要实现绿色转型广泛形成、生态环境根本好转。详见下表。


上述要点多与CSR关系密切,因为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历史变迁会对CSR产生极大影响。当年,正是因为中国的外向型(出口导向)经济结构,将CSR通过全球供应链传导到中国,从验厂开始掀起了CSR运动。如今,中国对外开放正在形成新格局,我们不仅出口,也在进口,经济不仅要靠国际循环,也要靠国内循环(双循环)。毫无疑问,CSR的动力传导机制也会因此逐步发生变化。


回望过去十年(包含2011-2015的十二五时期和2016-2020的十三五时期),将十二五、十三五和十四五这三个五年规划放在一起比较,可以看到国内消费、乡村振兴、低碳转型、一带一路以及人的全面发展这五个方面是企业规划CSR战略时有必要重点关注的。分述如下。



01

关注国内消费的CSR


因为多种因素(国内经济发展、国际关系、新冠疫情等)的影响,我们国家对市场格局的表述越来越重视国内消费,包括前些年提的扩大内需到下一个五年的畅通国内大循环、全面促进消费。从CSR角度看,这意味着要更多考虑国内消费者的“口味”。随着消费者群体年轻化(95后、00后、10后入场),“物美价廉”这样的消费决策原则越来越不管用,取而代之的可能是创新、时尚、环保等带有价值观特征的偏好。因此,企业(特别是B2C企业)的CSR就要考虑顺应潮流做出策略上的调整。


此外,这个格局还会影响到传统意义上的跨国供应链的买家和卖家的谈判力量对比。国内生产制造商的议价能力会越来越强,通过欧美订单传导CSR压力的机制将会受到冲击,“单边”验厂式的CSR会越来越难做。




02

投身乡村振兴的CSR


三农问题向来是政府关注重点,这些年来的政府每年的一号文件都是和三农问题相关。但从十二五到十四五,关于三农的表述有了很大变化。十年前(十二五),政府的表述还是以工业化、城镇化为优先,以工促农。未来五年(十四五),政府提出要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并且在精准扶贫三年攻坚战(2018-2020)后,巩固成果、振兴乡村。


过去三年,商道纵横已经做过很多关于精准扶贫CSR的策略分析。最近一年我们也多次提到企业CSR要关注乡村振兴。未来五年,我们这个观点仍然不改,几乎所有企业(包括外企)都有必要投身到乡村振兴的大潮中。


只是,我们建议企业不是仅仅通过捐赠来支持乡村振兴,而是应该结合自己的专业优势和业务特长帮助乡村做产业,以创造企业和乡村的共享价值。




03

顺应低碳转型的CSR


中国的环境问题,在过去十多年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山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提出改变了很多政府官员的政绩观,新修订(2015年实施)的《环境保护法》显著提升了环境违规企业的成本。十二五、十三五都比较重点突出了污染治理的问题,十二五说“扭转生态环境恶化趋势”,十三五说“解决生态环境领域突出的问题”。


十四五的表述有了较大的变化,突出“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 推动绿色低碳发展”,这也是环境问题更高层面的追求。最近,中国宣布“力争2030碳达峰、2060碳中和”的目标,为未来数十年描绘了一个宏伟的转型图景。十四五时期将会是碳达峰的关键时期,因为不少人预计,中国全面碳达峰将提前实现。


企业CSR也要顺应这个低碳转型的大趋势。首先要看业务上如何支持、适应低碳转型,譬如推出创新的产品、或在价值链中融入低碳。其次要做好碳测算和碳披露,特别是上市公司、金融机构。最后,企业设计环保公益类的项目,也要因时而变。企业CSR人有必要加强专业学习,了解低碳(应对气候变化)与污染防治的异同之处。



04

重视一带一路的CSR


“一带一路”倡议自提出以来,一直是中国政府积极倡导的议题。十四五也不例外,具体表述为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与十三五的表述相比,特别强调了高质量发展。我们认为,这一点也是对国际社会关注的一种回应,即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建,同样是要谋求高质量而不是低质量的发展,项目标准特别是环境与社会标准也不能低。


对那些已经开展或即将开展海外投资的中资机构来说,走出去的同时就必须要带上CSR。因为在海外很多地方,由于社会结构不同、制度安排不同,企业处理劳工关系、社区关系的方式方法与国内很不一样。CSR能够有助这些问题的解决。譬如我们一直在倡导,用社区沟通的思维来解决企业与当地社区的冲突。



05

探索人的全面发展的CSR


人的发展的需求是动态变化的,这可以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表述的变化中看。党的十九大之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1981年提出);十九大做出新的论断,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2017年提出)。


这样的变化是长期的、渐变的。十四五规划及2035远景目标中比较重要的表述上的变化是要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这就涉及到方方面面,包括:教育、心理、营养、健康等等。如果从马斯洛理论来看,这意味着越来越多中国人的需求从生理需求、安全需求,逐步延展到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从企业CSR角度看,这意味着CSR策略和项目设计也要关注高层次的需求,这在年轻一代的群体中将会越来越重要。这不仅关乎公益项目,也关乎员工管理、消费者沟通。需要指出的是,这并不意味着企业CSR无须再看生理、安全需求,而是要更从“人的全面发展”的视角全面分析,选取与企业特征关联最密切的方面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