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沛源:上市公司ESG表现处于中偏下水平

作者:文育然来源:南方周末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2035年远景目标,从创新发展、低碳转型、乡村振兴等众多角度擘画未来5年乃至15年中国社会发展蓝图。面对新矛盾、新问题,新机遇、新挑战、新任务聚集的“十四五”,企业如何以更稳健的步伐迈进?如何把环境风险、合规要求、市场压力、竞争压力转化为更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带着这些热点问题,我们专访了不同领域的专家,邀请他们从多种角度解读当下、展望未来,为企业“十四五”可持续发展提供更清晰的图景。


访谈嘉宾:清华大学管理学博士,商道纵横创办人兼总经理 郭沛源


本期主持:南方周末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 文育然


“责任投资发展形势喜人,但生态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


南方周末:您如何看待责任投资对可持续发展的作用和价值?


郭沛源:责任投资是通过金融力量来把社会责任、ESG(环境、社会和治理)等元素引入到市场里面来,而金融市场是最有效、最灵敏的定价机制和资源配置方式,所以金融市场将环境、社会等因素融入到投资决策当中,肯定是有利于推动低碳转型和可持续发展的。


金融在整个经济系统中处于顶层,所以通常我们说金融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但反过来,其实也说明金融可以影响到实体。那么只要金融发生变化,让实体经济看到现在连金融和资本都在关注环境问题、低碳转型等,那么实体的企业就会往这个方向去转型,因为这样能够更容易获得资本。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责任投资是推动可持续发展的抓手,从实体经济层面提升到金融和资本层面,应该是更有效率的。


南方周末:“十三五”期间我国责任投资发展的情况如何?新冠疫情对责任投资发展有什么影响?


郭沛源:“十三五”期间,责任投资的总体发展形势喜人。根据《中国责任投资年度报告2020》披露,我国泛ESG指数数量增长34%,泛ESG公募基金数量增长79%,资产规模增长109%,过去5年是翻了一番。2020年的增长更加明显,泛ESG公募基金数量增至127只,资产规模超过1200亿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从广义的责任投资来说,还会包括绿色信贷、绿色产业基金等,其中绿色信贷余额也是逐年增长的,2020年已经达到超11万亿元的规模,也是历史的最高值。所以,过去这5年,责任投资是获得了比较大的发展。


总的来说,新冠疫情对责任投资的影响,国内外的观点基本上是一致的,都认为新冠疫情能进一步促进责任投资的发展。主要的原因有:一是新冠疫情促使大家去反思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金融模式等存在什么问题,所以是有利于环境等ESG议题获得更多关注。二是政府推出的一些经济复苏计划里都提到绿色复苏,在刺激经济复苏的同时,考虑环境和社会因素,这也有利于ESG投资发展。三是在经济不好时,市场的避险情绪会比较重,那ESG投资通常在稳健性方面是比较有优势的,所以它也能够吸引到更多的资金。四是现在国际上对气候变化的关注度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高的,这也会影响到金融市场。基于这几个因素,我对接下来几年的ESG投资发展是持比较乐观的态度。


南方周末:目前责任投资还存在哪些不足?


郭沛源:第一,市场动力不足。现在推动责任投资还是主要依靠政策层面自上而下地推动,市场本身的动力还不是很足。第二,责任投资能力尚欠缺。责任投资方法学和信息披露不足等问题,是金融机构将责任投资理念整合到投资决策当中面临的常见问题。第三,生态体系虽然初步显现,但还有待进一步完善。责任投资其实也是一个生态体系,例如欧洲的责任投资生态中,会有投资人、指数公司、数据提供商、专门做责任投资的媒体、专门做责任投资的行业组织等。目前中国的责任投资已经有了生态体系的雏形,发展速度也很快,但与欧美市场相比还不够完善,需要市场各方共同努力。


“金融机构参与责任投资积极性在增长,但发展空间还很大”


南方周末:“十三五”期间,金融机构参与责任投资的积极性如何?


郭沛源:一方面,我们看到市场在增长,说明参与的金融机构肯定在增加。我们观察发现,银行理财也开始做ESG了,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商业银行泛ESG理财产品从无到有,迅速发展至47只,估计资产规模约230亿元。所以我们还是看到有一个增长的趋势的。


另一方面,ESG投资占整个市场的比例还是很小。用常见口径统计,责任投资占整个资本市场或者金融市场的比例大概就是2%-3%,最多不超过5%。那就意味着我们其实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因为欧洲市场差不多有一半的资金会关注ESG,美国市场也有四分之一左右,所以相比欧美市场,中国ESG投资的发展空间还很大。


总的来说,金融机构参与责任投资的积极性在快速增长,但是总体的比例还是比较小,空间还很大。


南方周末:除了政策激励,金融机构参与责任投资的内生动力有哪些?


郭沛源:主要有规避风险、响应政策号召、差异化的市场策略和品牌方面的考虑等因素。其中我觉得以差异化产品吸引新客户是比较重要的动力因素,可以看到一些基金公司做责任投资主要是瞄准一些国际大型养老金资管机构,因为这些机构进入中国时,可能会对责任投资有所偏好。另一方面,产品创新也是主要动力,特别是责任投资这种创新产品还有一定的风险规避作用,也是金融机构希望看到的。


南方周末:对金融机构参与责任投资有哪些建议?


郭沛源:一是要从顶层架构上做好规划,分析ESG对不同区域、不同行业、不同议题的影响,这些因素如何影响到资产价值及投资风险。二是要协同不同类别资产的ESG策略,我们注意到不少大型金融机构都不仅仅单一资产,譬如一家银行往往持有多个牌照,不同资产的ESG策略有所不同,最好能做好统筹。三是对信息披露、气候变化等问题提前做好应对,占据先发优势。四是头部机构要积极引领,如积极股东策略,还有参与如负责任投资原则PRI、负责任银行原则PRB、TCFD等国际组织、倡议、标准等工作。


“上市公司ESG表现处于中偏下水平,须大力提升信息披露水平”


南方周末:企业当前的ESG表现如何?


郭沛源:从商道融绿ESG评级数据来看,目前上市公司的ESG表现还是处于中偏下水平,但逐年在提升。关于ESG信息披露问题,现在数据在增长,要求企业ESG信息披露的市场政策也在不断推出。但我觉得下一步可能需要关注的是数据质量和数据怎么用的问题。


南方周末:还有哪些不足亟须快速提升的?


郭沛源:首先需要提升信息披露水平。现在很多上市公司其实做了很多事情,但并没有完全说出来,这样在ESG评级的时候,就会吃亏。所以我觉得企业要改变以前“少说多做”的观念,大力提升信息披露水平。


其次,将ESG与公司的治理与战略相融合。只有这样,ESG才能有效落地。一是董事会对ESG负责。从治理架构层面上把ESG作为公司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董事会对此负责,因为它关系公司的长远发展;而不是仅仅把ESG放到某个部门。二是需要识别和界定清楚公司的实质性议题,如石油公司需要把气候变化作为最核心的议题。三是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和承诺,然后就梳理管理流程,制定信息收集和检查机制,最后做好信息披露。


“低碳转型、乡村振兴等是企业CSR战略重要关注点”


南方周末:对企业制定“十四五”可持续发展战略,有哪些建议?


郭沛源:企业需要了解“十四五”规划中提到的方向性政策,结合自身企业的业务特征、商业模式、受众群体等,去制定适合自身发展的“十四五”CSR战略规划。


第一,低碳转型。中国提出了碳达峰和碳中和的目标,预计“十四五”时期将是碳达峰的关键时期。企业CSR也要顺应低碳转型大趋势。首先要看业务上如何支持、适应低碳转型,譬如推出创新的产品、或在价值链中融入低碳。其次要做好碳测算和碳披露,特别是上市公司、金融机构。最后,企业设计环保公益类的项目,也要因时而变,关注应对气候变化。


第二,乡村振兴。因为2020年是脱贫攻坚收官之年,接下来就要从消除绝对贫困过渡到解决相对贫困和巩固扶贫成果,也就是需要考虑乡村振兴的问题。需要企业结合业务特长帮乡村做产业,以创造企业和乡村的共享价值。


第三,高质量对外开放。中国要更积极地参与全球治理,这意味着全球会更加关心中资金融机构和企业在海外项目的环境和社会影响。这意味着,“走出去”的中资企业海外经营时必须要妥善处理好劳工关系、社区关系,打造能对当地作出贡献的美好商业;中国企业也应积极参与联合国框架下的各类国际组织和平台,发出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


第四,关注国内消费。年轻一代不再青睐物美价廉,取而代之的可能是创新、时尚、环保等带有价值观特征的偏好,企业须迎合这种类型的偏好。


第五,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人的全面发展涉及方方面面,包括教育、心理、营养、健康等。企业的社会责任策略与项目设计也要因时而变,更多关注更高层次的需求。